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资讯股票科技农业健康

《北极,北极!》纪录片导演薛诗怡手记:从朗伊尔宾到北极点(1)

滚动 央视网 2016年04月20日 10:36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到了探险家旅店,一进门就被巨大的鞋架震住了,因为在朗伊尔宾进门必须要脱鞋,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鞋滑雪鞋和雪地靴,体积都很大。

  旅店有两层,里面装修虽然简单,走廊窗台上有塑料花装点,前台放着有趣的明信片供客人购买。客房内是绿色的沙发床,红色的窗帘,木头墙壁,加上充足的暖气,仿佛一墙的里外一个是热情的夏天,一个是清冷的冬天。过道和公有卫生间都很干净,不用穿鞋,光着脚走都很干净。

  一早就醒了,四点钟的天空依然那么明亮,极昼的世界里漫天飘着的白雪花,时间好像定格在此刻,打开窗子,气温明显比昨天低了,零下16度。空气纯净到不忍呼吸。

  接我们去机场的Leonid 8点就在旅店门口等我们。因为换上了笨重的雪地靴,外加下雪坡不太适应,一出门就摔了一跤,起来没走两步又摔了一跟头。不过雪很厚,一点不痛。早上九点的飞机前往巴尼欧大本营,我们提前40分钟达到了机场,大家都穿好了去北极点的装备站在机场旁边的一个仓库里候机。下雪加上起风,机场的空旷的地面形成了一片会流动的雪雾,非常壮观。摄影师小朱赶快拿上了相机拍了逐格。

  飞机进入跑到后,工作人员就让我们准备“登机”,不用安检,不用登机牌。我们乘坐的这架俄罗斯运输机安-74只有两个窗子,就像坐公交车一样,好座位谁先到谁先得,为了能航拍,我们团队得让一个跑得快的人去占座,我自告奋勇愿意去抢座,可是刚刚表现不好,摔了跟头,最后决定让小朱去,我负责提东西。看着400米左右的距离,可是在雪中负重行走,觉得白色的飞机在雪雾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似乎它随着风不断往后移动,让我一直无法抵达。走着走着,我变成了最后一个,连拖带拿地总算接近了飞机。小朱跑得果然快,已经占到了一个窗口。终于坐到了俄罗斯运输机上。安-74是是乌克兰的安东诺夫航空科研技术联合体研制的双发短距起落运输机,1984年2月第一次作为极地运输机投入使用,看着机舱内有些地方的油漆都脱落了,座椅套也褪了色,飞机的确有些年头了,可是它结实的质地,给人踏实的感觉。我旁边坐的是一个挪威小伙子和我同岁,叫克里斯多夫,因为他的俄罗斯女友在朗伊尔宾,所以他在4年前也搬到了这个城市。这是他第一次去北极点。

  飞机两个半小时后平稳地降落在巴尼欧大本营的冰面跑道上。这个光滑冰上跑道应该算是世界上最北的用冰建成的机场,每年只存在一个月左右,估计也是寿命最短的机场。下了飞机,突然感觉温度比朗伊尔宾又降了十多度,呼出的湿气让睫毛和露在外面的头发瞬间变成了冰白色,眨着冰睫毛,看着一望无际的冰原,觉得这片冰雪王国是那么强大,没有一丝会融化的迹象。跟着大部队走向了营地,这个广袤冰原唯一存在的人类据点就是我们要呆一天的地方。(待续)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