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资讯股票科技农业健康

《北极,北极!》纪录片导演薛诗怡手记:从朗伊尔宾到北极点(2)

滚动 央视网 2016年04月20日 10:3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在巴尼奥大本营,我们暂时落脚在Public MessRoom 公共食堂。一进去,充足的暖气瞬间融化了我的天然冰睫毛膏。

  屋子里面是刚刚跑完北极马拉松的队员,他们等着坐载我们来的运输机A-74飞回朗伊尔宾。营地的厨师为了让我们保暖和有高昂的精神,准备的都是高热量食品,远处的餐台上放着饼干、糖和巧克力,还有咖啡和茶叶,供大家补充能量。

  和我们同路来的Merik,一位67岁的捷克人,他已经有14次走最后一纬度到达北极点的经历,这次是他第一次以坐直升机的方式去北极点。可是他还是像第一次来那样兴奋得难以言表。

  探险队长维克多随后讲了在大本营要遵守的规则:

  1、如果要出营地,必须让带枪的工作人员陪同;

  2、一切听从探险队长的安排;

  3、男士不要随便用厕所(当时我们都笑了)。

  随后我们被分到了7号帐篷。在那里放下了行李,探险队长Victor 说下午有可能去北极点,但是时间还不确定,一切都是看天而定。匆匆吃了口午饭(面包和豆汤),就开始大本营空镜拍摄和采访。

  华盛顿大学北极科学中心海洋学家莫里森教授在冰上作业的地方离营地有些距离,我们快走到时,发现没带微麦,我随即跑回营地去拿话筒盒。等再走出来时,发现周围一片白色,认不清方向了,只得深一脚,浅一脚地凭着直觉往前走,不小心陷到一个雪坑里,鞋子里进了很多雪,幸好穿了两双袜子,没感觉到凉。可是走着走着,周围还是没有一个人。这时,我想到探险队长讲的营地规则,不许一个人出营地,如果要出去,必须带上一带枪的工作人员。记得Leonid说过今年营地旁发现了一只母熊带着两只快成年小熊的事。虽然我有一种愿望想遇到北极熊,但上帝保佑最好不是在这个时候遇到。就这样往前面继续走,过了5分钟左右终于出现了人影,我赶快跑上去问路,他给我指了大概的方向。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远处正在作业的莫里森教授和我的团队,高兴地向他们跑去,全然顾不上结冰的袜子和逐渐有些麻木的脚了。

  因为温度低,摄像机显示频黑屏,不知道电池还能坚持多久,莫里森教授的团队打算返回营地,也跟拍了他们装浮标的空镜后,我们也回了营地。虽然脚已经冻木了,但还是暗自庆幸没有迷路。

  回到营地采访了俄罗斯海洋所海冰专家赛格教授,拍摄了他的实验室,和整个团队用曲柄采冰的过程。看到他们在冰上钻的井,冰的厚度大约是1.5米,里面就是冰蓝色的北冰洋,赛格教授慷慨地说,如果你们要来体验冰泳,欢迎随时过来。

  Merik一直跟着我们在拍摄,他随时通知我们最新的消息。下午天气晴朗,我们在5点集合准备前往北极点。橘红色机身的米-8直升飞机在不远处转动着螺旋桨,巴尼欧大本营共有2架米-8直升飞机。我们上了飞机,占了一个可以开窗拍摄的座位。

  探险队长维克多给我们介绍了巴尼欧的基本情况:巴尼欧大本营是从1993年开始商业运作的,1993-2002年是由西伯利亚哈坦加湾(位于罗斯克拉斯诺雅尔斯克边疆区的泰梅尔自治区境内)来协调后勤,2003年到2014年是由朗伊尔宾进行后勤协调。巴尼欧这个名字是俄罗斯探险家开玩笑取的,东南亚的婆罗洲Borneo是一个热带岛屿,而Barneo却是冰天雪地。每年三月中旬,通过卫星来寻找冰上大本营的位置,然后派出直升飞机侦查地点,在三月20多号,极夜刚结束时,俄罗斯空军会从摩尔曼斯克出发飞往冰上大本营,空投50吨左右的设备和食物,并留下20人组成的探险队来建立大本营。巴尼欧大本营每年一般持续到4月22-25日冰雪快融化的时候才撤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年大概有250位左右的旅行者会光顾它,从这里坐直升飞机抵达北极点,或体验跳伞、狗拉雪橇等极限运动。2013年,巴尼欧大本营迎来了北极理事会的各国代表,这也是巴尼欧第一次举办北极各国政府间的活动。

 

  中途直升机着陆,我还以为到了北极点,结果上来7-8个拿雪橇的探险者,他们的探险队队长阿兰有20多年的极地探险经验,下图是他在指引直升机着陆时拍的。飞机继续向北飞了大概一刻钟后,降落到了北极点附近。这是一个更加寒冷的冰雪世界。

  出于安全考虑,直升机降到了北纬89度59分附近,传说中的北极点——北纬90度0分0秒,与我们隔着一条冰河,不过六七十米远。我们一路向北终于来到了地球的顶点,北极星就在我头顶吧,可惜是极昼,只有太阳挂在天空。此时零下35度,冷空气像牙医用的钢针刺痛着牙神经。只要张口就会牙疼。为了能拍摄有连贯的插旗动作,连续录了好几遍。探险队长维克多一直在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大家可以围成一个圈,举行一个仪式。

  后来走回直升机的时候,感觉不到脚在走路,手也冻僵了。一个趔趄脸朝下摔倒在冰上,估计我摔的那冰是块老冰,因为它颜色并不蓝,而且坚硬无比。当时觉得脸有些刺痛,也没管那么多,因为还要抓采,就往直升飞机附近走去,大家都在飞机旁喝伏特加兑的一种烈性酒来庆祝,我也喝了一杯,顿时感觉暖和不少。之后我们采访了探险队队长Victor,北极点滑雪队队长Alan和同行的游客。突然,摄影师小朱说显示屏黑了,之前的内容不知道有没有录上,我们的心沉到了脚底。摄像机在温度正常的飞机上似乎缓过来了,检查发现之前录的画面还在,就松了一口气。这时维克多宣布我们将返航。还没缓过神,螺旋桨就发出震耳的声音,准备起飞了。

  在返回途中的直升机停靠点,跟我们同往北极点的俄罗斯商人,穿着泳裤,跳进了冰缝里的北冰洋里。之后,一个中途上来的意大利探险者一时兴起,脱光了衣服也跳了下去,这两个熊一般的壮汉,用绳子捆住腰部,纵身跳了下去,短短几秒就爬上了岸。毕竟他们不是北极熊啊,皮肉之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暴露几秒就得相当大的勇气了。(完)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