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资讯科技农业健康

临近春节,哪些人还在为欠薪发愁?——聚焦欠薪问题新进展新变化

资讯 来源:新华网 2021年01月26日 10:1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姜琳、谢樱、李平

  岁末年初,结算工资、回家过年,是许多人最大的期盼。然而仍有不少劳动者遭遇欠薪难题。与往年不同的是,不仅农民工,一些互联网平台和校外培训机构从业者也加入了讨薪队伍。

  年年清理年年欠,何时不再变薪“愁”?“新华视点”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欠薪人数、金额总体“双降” 互联网、培训机构成新的高发地

  31岁的装载机操作员伍其培,此前一直为在四川绵九高速公路五标段干活时的2万元工资“尾款”烦恼,施工单位反复推诿,就是不给。

  2020年10月,一位工友转来人社部“根治欠薪进行时”的链接,“我试了,这里投诉真管用!”伍其培赶紧填写了相关信息。两个月后,他和另外两名工友的3.8万元欠薪到了账。

  不过,这笔钱并非来自伍其培所在施工单位,而是来自更上游的项目总承包方。实际雇佣伍其培的安徽优成航隧道工程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在协商过程中拒不配合调查,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下一步将被人社部门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20年,各地人社部门共办结工资类案件5.5万件,为64.8万名劳动者追发薪酬65.2亿元,涉及人数及金额“双降”,同比分别下降22%、18%。911个企业和个人被列入欠薪“黑名单”。

  人社部数据显示,近年来连续重拳出击,特别是随着《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实施和各项保障制度逐步落地,欠薪高发、多发的态势得到明显遏制,治理欠薪成效得到进一步巩固。

  工程建设领域依然是欠薪问题的“重灾区”。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我国查实工程建设领域欠薪涉及劳动者21.37万人、金额25.95亿元,分别占全部欠薪案件人数和金额的71%和82%。

  记者注意到,过去一年,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教育培训机构、互联网平台、酒店、餐饮企业成为新的欠薪多发地。2020年11月6日至2021年春节前全国开展的“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也将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制造业以及受疫情影响较重的服务业,作为执法检查的重点。

  “从全国范围看,制造业和服务业欠薪形势总体好于建筑业。分地区看,中西部地区一般还是以建筑业欠薪为主,但在东部特别是沿海经济较发达地区,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省份,制造业、服务业欠薪就相对较为突出,专项行动期间查处案件涉及的欠薪人数和金额均已超过建筑业。”人社部劳动保障监察局局长李新旺透露。

  “老问题”依然未解 “新情况”各有不同

  针对工程建设领域欠薪高发的“顽疾”,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朱国玮分析说,一方面建设市场秩序还有待进一步规范,工程项目转包、违法分包以及未批先建等问题仍突出,在经营上形成很长的利益链条。大大小小的“包工头”自然人实际承接工程施工,但他们抵御经营风险的能力通常不足,能否按时足额发工资,完全有赖于上游能不能及时拨付工程款。

  另一方面,工程建设领域用工秩序不规范,总承包企业对工程项目现场作业的农民工疏于管理,各层施工承包企业以包代管现象比较普遍,劳动合同签订率较低。农民工往往按月预支生活费,其他部分靠“包工头”记账,年底一次性结算工资。若分包公司拖欠“包工头”承包款,就直接殃及最末端的农民工工资。

  而制造业和服务业凸显的欠薪问题,原因各有不同。

  “部分酒店、餐饮企业欠薪,确实是受疫情影响经营压力加大。但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制造业企业和互联网平台,包括P2P网贷机构、互联网驾校、互联网房屋租赁平台等,主要还是自身经营模式存在缺陷,出现欠薪问题的企业往往通过收取大量预付款搞资金错配甚至挪作他用盲目投资,或者严重依赖外部融资以求快速扩张,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引发大量欠薪。”李新旺分析说。

  2020年,拥有1100多个校区的优胜教育“崩盘”。据记者采访了解,仅北京东直门一个校区,未兑现学生课时费用就多达1400万元。然而这“预收”的1400万元不知去向,家长退费无门,数十位授课老师被拖欠工资,有的还因社保断缴影响了医疗费用报销和积分落户。

  北京盈科(金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亮奇表示,监管不严加上市场需求旺盛,使得部分教育培训机构不顾风险持续快速扩张,粗放野蛮的生长模式导致资金使用效率低下;如果前面“滚雪球”式预收的费用花完了,后面融资又跟不上,注定会面临资金短缺,员工工资权益必然受损。

  年年清理年年欠 何时不再变薪“愁”

  尚未解决的欠薪问题该如何应对?根治欠薪还需破解哪些关键问题?

  李新旺坦言,一方面是历史欠薪陈案数量大,解决难度也比较大。通过人社部网站反映的线索中,发生在2018年以前的占65%左右。有的劳动合同缺失,有的涉案施工企业、建设单位主体都已不复存在,劳动保障监察机构要查清事实、固定证据确实难度很大。

  一些地方人社部门也反映,基层特别是一线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力量严重不足,也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根治欠薪工作的推进。记者采访了解到,2020年以来,内蒙古、山西、辽宁、江苏、福建、江西等地省级和多个地市级劳动保障监察执法队伍被撤销,执法任务积压在县区一级,但基层受人员编制、执法装备、业务培训等多方面限制,清欠执法能力明显不适应新形势。

  另一方面是劳动者赢了“官司”也常常拿不到钱。“据我们对微信小程序‘全国根治欠薪线索反映平台’的分析,有接近一半的线索,劳动者都已经拿到仲裁裁决或者被法院判决胜诉,但这些裁决、判决在执行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执行无果。”李新旺说。

  据记者了解,尽管《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规定,在工程建设领域实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工程项目一旦发生欠薪即可以按程序动用保证金,快速化解欠薪,但在其他行业这种兜底保障制度还处于空白状态。根治欠薪问题从制度设计上还没有形成完整的闭环,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一些劳动者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权益得不到补偿。

  目前,国内仅上海、深圳建立了企业互济性质的欠薪保障金制度,在企业经营困难、破产倒闭、企业主逃匿等情况下,劳动者报酬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兜底性保障,其他地方均没建立这样的托底制度。

  “不管是农民工,还是制造业或者互联网平台从业人员,每一笔欠薪,都关系到一个家庭的生活来源。”李新旺说,“对小程序收到的每一条欠薪线索,我们都会高度重视。人社部监察局将通过各种方式监督地方人社部门抓紧核实处理,做到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结果。近期,我们也将采取更实举措,指导各地加大清欠工作力度,确保春节前更多劳动者能拿到工钱、安心过年。”

经济首页
分享到: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 新闻
  • 军事
  • 财经农业
  • 社会法治
  • 生活健康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1 1 1